繁体|登录|注册

下乡为行动不便的婆婆脱袜义诊 临床科研专注农村高血压防治

【楚天都市报】大医汪道文,常年穿梭在村路上

2021-10-22 09:43 楚天都市报

早上6时的武汉,天刚亮,气温低,街头只有零星几人。硚口区解放大道马路边,一位头发泛白、精神矍铄的男子快速钻进一辆面包车,在早高峰来临前,赶往大冶市还地桥镇高垴村。在那里,他将给农民们义诊,继续他在中国农村的高血压控制项目研究。

他叫汪道文,是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院内科学系主任、高血压研究所所长,也是由湖北省卫健委指导、楚天都市报极目新闻主办的“2021寻访魅力医生大型公益活动”启动以来,众多热心读者、医护人员推荐的魅力医生。从10月8日至10月21日,极目新闻记者持续跟采发现,诊断清楚、治疗明白,潜心钻研医术,致力于将科研成果用于临床,治好疑难重症,正是这位魅力医生多年坚持的行医之道。

婆婆行动不便

他上门为其脱袜诊脉

10月8日一早,汪道文来到大冶市还地桥镇高垴村卫生室,第一时间给等候的村民进行义诊。大多数村民其实并不清楚这位大专家的来头,在他们看来,汪道文很有亲和力,诊断过程很细致,与村卫生室的工作人员配合融洽,感觉就像家门口打交道的村医,大家都愿意找他看病。

“婆婆,现在血压高吗?吃的什么药?血压降下来了吗?”结束村卫生室的义诊后,汪道文来到村民胡凤香家。由于行动不便,82岁的胡凤香无法到村卫生院接受汪道文团队的义诊。看到汪道文和他的团队来到家里,胡凤香很高兴,打起精神缓缓起身,慢慢走到房间里拿出平时服用的药物,坐下来后逐一回答汪道文的提问。

血压检查显示,胡凤香的血压控制情况并不理想,血压最高超过了200毫米汞柱。这是怎么回事?汪道文对胡凤香进行体检,仔细听诊后,他又蹲下身脱下胡凤香的袜子,对足背动脉进行触诊,最后判断胡凤香需要更加规范化的治疗。“她的高血压已经很高,还出现了典型的心绞痛,需要联合用药治疗。一种降压药是无法解决问题的,继续只吃一种降压药,后果不堪设想。”汪道文叮嘱一旁的村医,要调整治疗方案,联合多种药物进行系统治疗。一旁的村医及时写下笔记,表示会迅速调整。

“诊断清楚,才能治得明白。”这是汪道文时常说的一句话,也是他给年轻医生上课时最常强调的一句话。在他看来,疾病的发病因素复杂,唯有谨慎再谨慎、细致再细致,抽丝剥茧、去伪存真,揪出疾病的根源,才能真正对症治疗。

给学生们授课

强调临床实践比指南重要

义诊结束后,汪道文没时间吃饭,他要赶回武汉给同济医院内科的医生授课。提高科室医生们对疾病的敏感性,培养他们潜心钻研的能力,是汪道文目前心心念念的主要工作之一。

在村口的小卖部,汪道文买了瓶绿茶、一袋苏打饼干,简单解决一餐后,颇有兴致地说起科室最近成功救治的几个凶险病例。有一名患者突发暴发性心肌炎,几名到同济医院进修的医生顺利挽救了患者的生命,这几名医生自豪地对汪道文说:“现在觉得,暴发性心肌炎也不难治!”

汪道文听他们这样说,感觉很高兴,因为这意味着,这些来同济医院进修的医生回到自己所在的医院后,如果再遇到暴发性心肌炎,就有了抢救的能力。高兴之余,他也担心这几名医生太过得意,决定挫一下他们的锐气。于是拿出最近接诊的一个病情更复杂的患者案例,让他们分析病因是什么。结果没人答对,汪道文最终揭晓答案,其实这位患者也是暴发性心肌炎,只是并不典型。他借此提醒医生们,疾病的表现形式不拘一格,一定要注重积累识别。

“医学是复杂的,很多情况是救治指南上没有的,临床实践要走在指南前,才能挽救更多的生命。好医生要敢于走在指南前面,做一名引路人。”汪道文总是勉励自己的学生,要以“医学科学家”为终身奋斗目标,勇于创新、攻克壁垒,在工作和研究中善于发现和解决问题。不能盲目跟从国外,要敢于批判和质疑,找到适合国人的疾病诊治方法,“从0到1”创造适合中国人自己的指南、药物、器械。

专注农村高血压防治

降低暴发性心肌炎院内病死率

这些年来,汪道文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

暴发性心肌炎,是全球公认的心血管疾病中最凶险的病症,多种病毒侵入人体心肌,能引发严重心功能衰竭、心源性休克甚至猝死,且不易察觉。经过近十年的理论探索和临床实践,汪道文带领团队以科学家的探究精神带着临床问题从基础找答案,大胆提出了“过度免疫激活和炎症风暴效应是导致暴发性心肌炎病人心肌严重受损”的新理论,制定了“以生命支持为依托的综合救治方案”,将暴发性心肌炎院内病死率从50%以上降至3.7%。

今年1月,由汪道文主编的《暴发性心肌炎诊断与治疗》学术专著正式出版,这是国际心血管医学疾病诊断治疗中罕见的“中国指南”,标志着中国对暴发性心肌炎的发病机制和临床诊疗的研究跨进世界医学的前列。这也将帮助临床医生挽救更多濒临死亡的患者。

冠心病支架植入后需要双联抗血小板治疗(通常使用阿司匹林+氯吡格雷),而西方研究发现一部分人由于基因变异而呈现出对氯吡格雷抵抗,需要改用替格瑞洛。这是否适合中国人呢?汪道文没有盲从,而是基于5000多例多中心中国人的研究证明这一结论不适合中国人,从而改变了临床实践。这样的研究还体现在中国人心力衰竭治疗中β受体阻断剂的应用方面。

“科研成果来自于临床,也最终将服务于临床,救治更多的患者。”汪道文此次在高垴村义诊并非偶然,眼下,他正带领同济医院心血管内科在做高血压防治项目,从社区到农村,将国家基本公共卫生服务项目深入到基层,目前他们已走遍我省数十个乡村,对近7000名居民进行血压筛查,并建立了高血压慢病大数据管理跟踪平台。

下一步,汪道文团队将研究、形成一套行之有效且代价最低的农村高血压管理模式,给政府提供我国农村高血压防治合理化的策略和措施,以便更好地控制、预防和治疗我国农村高血压。(记者 李曼英 通讯员 田娟 摄影:通讯员 齐剑东 陶继东)

(来源:《楚天都市报》2021年10月22日第九版)

附件:

扫一扫在手机上查看当前页面

 已阅   打印   关闭